您的位置首頁  財經資訊  觀察

票價比電影票還便宜 長沙小劇場滿座卻不賺錢

  • 來源:互聯網
  • |
  • 2016-07-06
  • |
  • 0 條評論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
     原標題:長沙小劇場滿座掌聲中餓肚子 娛樂之城的消費者真這么摳門嗎 

 

201411050917319725.jpg 
    能容納七八十人的愛劇場內景圖。 

    綜藝節目火熱的長沙,如今話劇也開始“瘋狂”:據湖南大劇院相關負責人介紹,11月份,湖南大劇院將有5部話劇上演。即將上演的原創喜劇《老媽正傳》,最近兩場演出600張門票快要售罄。

    叫好又叫座的話劇演出不斷上演,自負盈虧的小劇場,在滿座的掌聲中,也正經受著行業帶來的不可回避的陣痛。

    人氣

    話劇社擠滿觀眾

    今年上半年湖南衛視推出《星劇社》欄目,陸續將《21克拉》、《羅密歐與朱麗葉》等12部話劇搬上電視熒屏。由收視率說話的電視臺為何有底氣推出話劇這樣小眾的節目?

    “不可否認,這兩年長沙本土話劇市場上的戲逐漸多起來,也正在培育粉絲。”果實戲劇工作室相關負責人喻琢成介紹說,長沙除了湖南省話劇團在推話劇作品,有不少引進戲,同時長沙的獨立劇團、劇社也在小劇場里做一些演出,高校話劇社也在出新。

    湖南大劇院相關負責人彭星滔介紹,11月份,湖南大劇院將有5部話劇上演,其中本土話劇《老媽正傳》、《青瓷》、《掌柜的在嗎》、《大嘴巴》就占了4部。截至2014年10月底,湖南大劇院已有將近50場話劇演出,“相較于劇院其他類型的演出,話劇演出情況還是不錯,其中僅本土話劇劇目演出場次就占話劇總演出場次的七成左右”。

    據彭星滔介紹,今年4月份至7月份,湖南大劇院聯合多個長沙本土戲劇團隊推出“話劇季”,13部話劇總共17場演出,長沙本土話劇唱絕對主角,包括省話劇團的《青瓷》、《你是哪個咯》,沒想好戲劇工坊的《一夜驚喜》,靠譜兒戲劇工作坊的諷刺喜劇《一票難求》,火苗實驗戲劇工作室(虹劇社)的先鋒實驗劇目《時間簡史》等優秀劇目。

    喻琢成去年曾參加上海、廣州、武漢、長沙四市的交流。他介紹說,武漢和廣州的人口總量以及演出市場都比長沙大,但就獨立劇團的發展、活躍度而言,長沙有湖南衛視的《星劇社》、湖南大劇院的話劇季,這些方方面面加起來,廣州和武漢的活躍度反倒不敵長沙。

    市場

    市場比武漢和廣州還活躍

    由長沙本土靠譜兒戲劇工作坊推出的原創喜劇《老媽正傳》將于11月7日、8日在湖南大劇院連演兩場,據其主理人付忠良介紹,截至11月4日,兩場演出近600張門票快要售罄了。

    說到長沙人對話劇的熱情,付忠良回憶,今年靠譜兒戲劇工作坊在世界杯期間推出話劇《壯志雄心》,“話劇票提前銷售一空,劇場座位有120個,話劇迷都愿意坐加座。甚至走廊、過道都擠滿了人,將近140-150人左右。”

    另一民間劇社——沒想好戲劇工坊的制片人李韌稱,該工坊今年出品的喜劇《一夜驚喜》,因為接地氣,很受星城愛好者歡迎,還走出長沙巡演數場。

    話劇愛好者唐家玥表示,相較于電影來說,話劇屬現場演出,能和話劇演員近距離互動,感覺很親切,就好像故事發生在身邊一樣。

    付忠良介紹,“靠譜兒戲劇工作坊成立那天團隊只有四個人,而今成員已經有三四十個人。短短三年時間,到劇場看話劇的,粗略估計有10000多人次。”

    票價

    票價比電影票還便宜

    記者查閱湖南大劇院官網發現,不少引進話劇票價少則一兩百,多的動輒上千塊,其中11月5日,由田沁鑫導演帶來的話劇《山楂樹之戀》,小彩旗、韓東君主演,最高票價達到了1280元一張。

    反觀本土話劇小劇場的票價,據話劇愛好者唐家玥介紹,長沙一般在50元到100元左右,基本與普通電影票差不多,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是主要觀影群體。

    靠譜兒戲劇工作坊在文藝復興劇場的一場演出,票價60元、80元不等。付忠良坦言,現在花60元、80元想在外面買個開心真的不容易,看場電影都是80元以上。

    “假使你看場3D、Imax電影,可能還需要補足差價,看場話劇比電影便宜。”面對這樣低價路線,李韌也很無奈。

    與此同時,沒想好戲劇工坊的愛劇場又是隔周推話劇演出,一星期演出三場 “演出場次減少,收入一個月也相應減少。”李韌說之所以這樣考慮是不希望觀眾有劇目審美疲勞,讓他們保有對話劇的新鮮感。1234

    成本

    看起來很火,就是不賺錢

    長沙本土話劇,上座率挺高,點贊的也不少,但劇場老板卻都說沒賺錢。

    首先是場地租金開銷不菲。“如果劇場這個月不演出,那么6000元租金對于靠譜兒戲劇工作坊來說就是一個硬性成本。”付忠良表示。

    “ 所以只有持續不斷地推出受歡迎的作品,演出能夠有些盈余,前期投入的成本才能消化掉。”喻琢成補充說。

    喻琢成給記者算了筆賬,“靠譜兒戲劇工作坊周五到周日晚基本每周保持有3場話劇演出,雖然靠譜兒戲劇的場租一個月將近6000元左右,但是反過來想,一個月只要演夠4場,每一場保底有1500元的收入,這個月的場租就回來了。假使在外面租場地,成本往往會更高。”

    李韌表示,除了場地租金,人員成本也帶來了不小的壓力。“演員在大劇院演出一場,最多才300-400元/人,小劇場演出的話,也就100-200元。”試想一部話劇排下來,演員至少十幾二十號人。“除去演出當天的費用,排新戲至少需要花費幾個月的時間,而且平時排練,一天至少也要補貼給演員幾十塊。”

    盡管如此,獨立劇社或是劇團,他們還是會有方法來消除掉部分成本,盡量做到收支持平。

    據了解,J劇場雖然收支難平衡,但劇場的工作人員都有各自的職業,也省去了不少人員成本。

    當記者問及愛劇場到目前是否盈利?李韌表示目前還沒達到盈利,算是勉強維持。劇場第一次投資現在還沒回本給股東,不過之后也沒有追加。某些劇目得到了單個項目的盈利,但有些劇目是虧錢在做的。

    “你可能都想象不到,劇社除了給實習生們發補貼外,他們的主創都是不拿工資的。”李韌稱自己除了是劇社制作人,同時也是劇場場長,負責行政以及宣傳推廣,還有自己的正職工作。創始人俞毅亦是如此,除了平時導演劇目外,還做婚禮主持人。“主創們如果沒有正職工作收入做保障,劇場是很難正常運轉的。”

    ■記者 潘文秀

    消費習慣的培育

    不是朝夕之功

    很多人說起戲劇和音樂劇,就會想到英國倫敦西區、美國百老匯,而說到娛樂節目,會想到芒果衛視,說起話劇就非北京、上海兩地莫屬。

    北京、上海是中國目前做話劇最好的地方,兩個城市是多少年積累下來的。長沙本土話劇從專業層面來說與北京、上海相比,不論是文化氛圍,還是市場運作成熟度,都存在較大差距。比如北京人藝出品的《喜劇的憂傷》,由陳道明主演,給人藝賺了幾千萬的票房收入。

    話劇行業發展同時還受制于城市人口的總量和規模等因素,而就觀眾層面而言,首先是人口數量,長沙畢竟是一個二、三線城市。如果長沙有北京、上海那么多的人口,不說能達到同樣的水平,至少能做到一半。

    其次是觀眾的消費習慣,北京現在去劇場看話劇的那些40多歲的觀眾,很可能他小時候,家里人帶著他去看話劇,長沙在文化氛圍方面還有差距。

    放眼長沙本土話劇市場,并不成熟,甚至可以說話劇力量和觀眾都還沒有完全準備好。

    要培育市場需要拿出足夠優秀的劇目,是一個數量和質量相結合的課題。但是現在在長沙這兩方面都是不夠的。“現在戲、創作團體都處于參差不齊的狀態,話劇市場會有一個自我淘汰的過程,然后留下一些這個領域的精英。”付忠良說現在長沙本土遠遠沒有足夠多的高質量產品,可以撐起長沙整個話劇市場。

    “專業度是不夠,這是很多劇團和劇社需要努力加強和提升的部分。上海話劇市場經過10多年的培育,如今固定進入劇場看戲的觀眾大概有30000人左右,任何戲都要去上海演出。”喻琢成坦言。

    但毋庸置疑,話劇還是很有市場潛力的。農大虹劇社唐勇認為,未來還是需要多一些原創話劇劇本;獨立戲劇社也要修煉好內功,更加專業化;觀眾也能因為這些好的劇本、好的觀影感受,更多地走進小劇場看話劇。如果說起長沙就想到長沙本土話劇,那時長沙話劇行業就成一定氣候了。

    ■記者 潘文秀1234
 
 

    原標題:長沙話劇爭奪商業話語權  

 

話劇《掌柜的在嗎 》演出現場。

    雖然今年長沙本土話劇的演出越來越多,但由于本土話劇起步較晚,又缺乏成熟的商業運作模式,總體市場情況并不是很樂觀。

    僅占總演出份額的15%

    放眼長沙的演出市場,話劇演出市場還是小份額的。據湖南大劇院相關負責人彭星滔介紹,2013年湖南大劇院將近300場左右的演出,其中話劇演出占總演出份額的15%左右。

    “長沙市場的容量只有這么大,畢竟演出市場里面最主要的還是演唱會唱主角,在做演唱會都很勉強的情況下,能夠分給話劇的可想而知有多少。”果實戲劇工作室相關負責人喻琢成分析說。

    未完全公司化運營

    喻琢成坦言,就長沙獨立戲劇團體而言,還未真正成長為商業戲劇團體。北京、上海的獨立戲劇團體,完全是公司化運營,譬如孟京輝導演的蜂巢劇場以及戲劇工作室,工作室成員均是全職。如果長沙目前按照標準化的公司化運營的話,估計收支都難以持平。

    而在沒想好戲劇工坊的李韌看來,目前本土話劇養在深閨人未識,“根本沒有辦法像北京、上海,把廣告投入到燈箱、地鐵上鋪開宣傳,僅通過自媒體平臺或是網絡來宣傳話劇作品。以劇社現有實力沒有多余資金去全面鋪開劇目宣傳。”

    小劇場話劇如火如荼的北京、上海,通過票房收入、企業贊助等,已經有了一套成功的運作模式。喻琢成認為,長沙在經濟發展水平、人口數量、后備人才等方面,均無法與北京、上海相提并論,要持續發展,還須進一步探索合適的商業運作模式。

    聲音

    劇場老板:“每到交租就頭疼”

    不低的演出場地租金費用讓不少劇社苦不堪言。

    就演出場地而言,一類是租像湖南大劇院、紅色劇院等場地,另一類是獨立劇團長期租下來的劇場,例如:靠譜兒戲劇工作坊的文藝復興劇場,以及沒想好戲劇工坊的愛劇場,相對來說劇社的運營成本又能稍微降低一些。

    短租:

    一場8000元難承受

    據記者了解,在湖南大劇院演出一場話劇費用并不低。據彭星滔介紹,目前大劇院4樓A廳的單場場租均價在8000元左右,300座位小劇場的硬性成本支出,很多獨立劇社是難以承受的。

    李韌告訴記者,2008年到2011年,沒想好戲劇工坊就推出了6部話劇,隨著演出場次增多,場地租金隨之翻番,“當時大劇院4樓A廳從3000元租金漲到6000元左右,紅色劇院也從原來的6000元漲到10000元左右。”李韌說這樣一來場租硬性成本抬高,演出場地成了很大問題。

    李韌還記得,2011年11月份,沒想好戲劇工坊的《斑[email protected]斑馬》連演了6場,但租排練場地、演出場地、舞美、排練費用等等,當時成本算下來至少花費5萬元左右,因為有相關的廣告贊助,收支才勉強持平。

    長租:

    成為硬性成本

    2013年1月25日,沒想好戲劇工坊的“愛劇場”開幕,可容納七八十個觀眾。據李韌介紹,劇場裝修、買設備,前后投入了將近11萬元資金。

    交房租是最頭疼的事情,“每月水電費,加上租金,將近6000元的開支,可能續簽合同房租還要漲個1000多元”,李韌坦言,硬性基礎成本支出高,確實給劇場帶來了很大的經營壓力。

    付忠良說文藝復興劇場真正獨立運營起來并不容易,“到目前為止投入了差不多40萬元,而且每月租金加上水電費也將近是6000元開支。”

    據記者了解,位于南門口花園街樓上的J劇場,兩三百平方米的場地,租金將近200元/ ,租金費用算下來并不低,一場話劇演下來票價才50元,可容納100-150人左右,收支不能持平。但劇場在沒有劇排練的時候,有一個街舞團排練,來共同分擔并不便宜的場地租金費用。

    場地租金問題不僅困擾著長沙的小劇場,北京一些實驗小劇場也不例外。“沒有贊助,票房也不好,就沒有錢支付租金。一漲租金可能就得走人,這個小劇場可能就會消失。”李韌補充說。

   ■記者 潘文秀1234

   最新劇目鏈接

    一、湖南大劇院

    1. 話劇《老媽正傳》靠譜兒戲劇工作坊

    演出時間:11月7日/8日晚上8:00

    票價:VIP280元/160元/120元/80元/學生票50元

    2. 田沁鑫導演傾心之作話劇《山楂樹之戀》

    演出時間:11月5日/6日晚上8:00 -9:30

    地點:湖南大劇院

    票價:1280元/880元/680元/480元/280元

    二、愛劇場

    地址:芙蓉區五一大道五一新干線8號電梯4樓(近五一路)

    爆笑喜劇《一夜驚喜》

    演出時間:11月11日晚上8:00
 
 

1234
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,并不代表本站觀點,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告知,本站將立刻處理。聯系QQ:1640731186
友薦云推薦
河南11选5开奖号码